您好,欢迎来到素彩网!

长歌行

来源:http://wenku.sc115.com/ | 446 次浏览 | 2011-02-15

标签: 歌行

【原文】:

人生不作安期生,醉入东海骑长鲸。

犹当出作李西平,手枭逆贼清旧京。

金印煌煌未入手,白发种种来无情。

成都古寺卧秋晚,落日偏傍僧窗明。

岂其马上破贼手,哦诗长作寒螀鸣。

兴来买尽市桥酒,大车磊落堆长瓶。

哀丝豪竹助剧饮,如巨野受黄河倾。

平时一滴不入口,意气顿使千人惊。

国仇未报壮士老,匣中宝剑夜有声。

何当凯还宴将士,三更雪压飞狐城。

 

【译文】:

    我不愿,学那仙人安期生,酒醉跨长鲸,东海纵横行;愿如唐朝李西平,亲手斩逆贼,光复旧京城。现如今,黄金将印未入手,却见满头白发生。成都古寺独自卧,秋日斜阳傍窗明。啊!跨马杀贼是我愿,岂能吟诗度日月,哀哀长如寒蝉鸣!悲愤气填膺,市桥酒家行,大车载酒归,垒垒堆长瓶。管弦乐,齐奏鸣,为我助酒兴,增我慷慨情,一似黄河大堤决,巨野平原波浪涌。平时滴酒不入口,今日痛饮意气生,观者为之心震惊。国仇犹未报,白发不再青。匣中宝剑感我意,夜夜床头铿有声。何日啊,飞狐城中雪夜里,将士痛饮庆战功。

 

【评论】:

    清·马星翼:“放翁《长歌行》最善,虽未知与李、杜何如,要已突过元、白。集中似此亦不多见。”(《东泉诗话》)

    近·高步瀛:“方植之(东树)以此诗为放翁压卷。吴(汝纶)曰:‘放翁豪横处自臻绝诣。’”(《唐宋诗举要》卷三)

    今·霍松林:“陆游的诗,起势雄迈骏伟者很不少,结句有兴会、有意味,而无鼓衰力竭之态者尤其多。但首尾皆工、通体完美的作品在全集中所占的比例也不太大。这首《长歌行》,则是首尾皆工、通体完美的代表作之一,方东树说它是陆游诗的‘压卷’(《昭昧詹言》卷十二),确有见地。”(《宋诗鉴赏辞典》第944页)

    今·吴熊和:“这首诗充满浪漫情调,将陆游的满腹牢骚和一腔热血在放声长歌中倾泻而出,热情奔放的语句中跳跃着作者飞扬激动的心,悲而能壮,豪而能放,是陆游七古中有代表性的一首。(《唐宋诗词探胜》第341页)

 

【鉴赏】:

    此诗反映了诗人一个完整的情感流程:慷慨言志——志不获骋——借酒浇愁——重生幻想。它把诗人报国无门的悲愤与百折不挠的意志,表现得淋漓尽致。与李白《行路难》(金樽清酒斗十千)的思路声情,十分相似,知“小太白”之称,洵非虚誉。开头四句是一个长句,有如现代汉语“要么……要么……”句式,而看似并列对举,实际是倾向于后者,与孟子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”的意趣相通。全诗以直抒胸臆的奔迸抒情方式为主,妙在“成都古寺”二句,既构成跌宕变化,又以现实中萧瑟的况味与理想中灿烂的图景构成对比。诗以气势胜,然同时也不免语直辞费之憾;写其豪饮之状,欲求尽致,却有张扬过甚之感。从全篇看,自是好诗,然比起《剑南诗稿》中那些沉郁警切的杰作来,稍有逊色。“集评”中的褒扬似乎太过了点。

最新-宋诗赏析

刘清之:洞庭湖

陈渊:钱塘江

梦回

鲁訔:春词

赵师秀:约客

柳州开元寺夏雨

林升:题临安邸

楼钥:大龙湫

彭秋宇:秋兴二首

长歌行

徐州-译文与鉴赏

杨亿:汉武

竹林

对联大全 |简历模板 | 版权信息 | 入党申请书 | 广告联系 | 关于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