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素彩网!

黄公度《卜算子》赏析

来源:http://wenku.sc115.com/ | 497 次浏览 | 2011-05-24

标签: 赏析 卜算子 黄公度

卜算子

  别士季弟之官  

黄公度

  薄宦各东西,往事随风雨。先自离歌不忍闻,又何况,春将暮。愁共落花多,人逐征鸿去。君向潇湘我向秦,后会知何处。

  这是一首与从弟黄童(字士季)执手告别的词作。词人与从弟情逾同胞、孝友甚笃,他们才华相若,青年时期曾于戊午年──绍兴八年(1138)同登进士第,多有诗词唱和。

   该词格调凄楚忧伤,似写于仕途受挫、不得志之时;篇中除伤别之外,亦含有前途未卜之叹。上阕始句交代了此次别离的原因,“薄宦各东西,往事随风雨”:为 了位卑势微的小小官位,我们就要各奔东西了;回首相聚时欢乐的往事,都随着风雨消逝了。“先自离歌不忍闻,又何况,春将暮”是说:那充满离忧的悲歌哀调已 不忍足听,又何况这处处皆是的春已老、春将去的暮春景象,更令人触目肠断。

   下阕重点写愁情之浓,对别后的一切难以预料,隐隐然有感伤意。“愁共落花多,人逐征鸿去”之句,与上阕“春将暮”相勾连:既然春将暮,自然繁花开过,花 瓣正随风飘洒,离愁别绪到底有多少,足可与漫天铺地的落花共比多;离别的人儿,随着南去北来的鸿雁就要飞向辽远的地方。结尾句“君向潇湘我向秦,后会知何 处”,从字面上看,前句似乎是说弟去“潇湘”──作为具体城镇,应是今之湖南零陵县境,兄去“秦”──今之陕西一带。然而诗词用字贵虚忌实,虚可容纳万 端,太实则毫无生气,所以“君向潇湘我向秦”之句是在用典,唐代诗人郑谷《淮上与友人别》诗云:“杨子江头杨柳春,杨花愁杀渡江人。数声风笛离亭晚,君向 潇湘我向秦”,由此看来,黄公度是将郑谷的这句诗自然地引用过来,十分别致地表示兄弟二人要到不同的地方去上任,“潇湘”与“秦”在这里仅是泛称而非特 指。分手在即,别情依依,词人忍不住发出了“后会知何处”的叹息:日后我们兄弟再相会时,谁知会在什么地方?其中饱含着对未来的一切难以预料的忧伤,引人 悬念。

  该词既无更多的词藻铺陈,也无曲语宛转,只是平淡叙来,一气呵成,使人倍感简炼真切,朴实自然。(韩秋白)

纳兰性德《木兰辞·拟古决绝词柬友》赏析

陆游《诉衷情·青衫初入九重城》赏析

刘 弇的宋词赏析

杜安世的宋词赏析

《水龙吟·春恨》赏析

温庭筠《望江南》赏析

黄庭坚的宋词赏析

《水调歌头·送章德茂大卿使虏》赏析

陆游《诉衷情·当年万里觅封候》赏析

纳兰性德《减字木兰花》赏析

纳兰性德《采桑子》赏析

赵令的宋词赏析

最新-宋词赏析

李清照《如梦令·常记溪亭日暮》

柳永:定风波

古典诗词鉴赏之李清照《一剪梅》

李曾伯《沁园春》赏析

史达祖:绮罗香

黄公度《卜算子》赏析

蒋捷《燕归梁》

贺铸《画眉郎·雪絮雕章》

李清照《醉花阴》

史达祖:喜迁莺

周密《曲游春》赏析

朱敦儒《水龙吟·放船千里凌波去》

刘克庄《长相思》赏析

对联大全 |简历模板 | 版权信息 | 入党申请书 | 广告联系 | 关于我们